首页>>原创小说>> 正文
一个黑手引发的血案
时间:2006年04月06日 17:36 来源: 作者:浪漫ザ痴情

暗杀雨天咆哮

二月十三日
晴无风



宜打钱采草,挖矿钓鱼

忌决斗,PVP

今早,我接到了今年的第一笔买卖
给的定金超过我的想象,当然,完成的难度肯定也非比寻常
“帮我杀掉一个人,我再付你另外一半。”黑头巾下传出一年轻女亡灵的声音
我掂了掂钱袋,这重量足够一个力量全套的战士修一辈子装备,也完全能支持一个小公会从MC开荒到DOWN耐法所有的药钱。。。。

谁的命这么值钱?
但干我们这一行的命都可以不要,只为钱,赚钱的生意没理由推辞
“谁?”
“我希望下个月奥城第一次挂龙头的时候挂的是颗人头,他叫雨天咆哮!”
我楞了半饷,送开抓着钱袋的手,吐了口气,把它推了回去
“你这什么意思?嫌钱少?我可以再加一倍!”
“钱?不是钱的问题,问题是这个人是不能杀的!”
“不能杀?“她轻蔑的一笑:“呵呵,你该不会怕他吧?”
我皱了皱眉头,本想反驳,可话到嘴边:“是的,我怕他。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可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有能力杀死他的,只有你。”她声音突然变得很柔,手臂缓缓划过我的背,用那勾魂夺魄的嗓音在我耳边细语:“我只要他死,其他我什么都不在乎。待事成之后,你会得到更多。”
我刹那间意乱神迷,险些着了她的道,猛掐了一下大腿,坚定的说道:“对不起,这世界上还有三个人我不能杀,雨天咆哮就是其中一个。”
她沉默了,从怀中缓缓摸出一个小包裹放在桌子上,悲声道:“我是替盘古工会2团会员来求你的,雨天咆哮是2团的RL,每次MC,黑龙都是他开尸,可是他除开连接水晶外,还开出过什么?你难道忍心看着2团的兄弟们穿着讯影驭兽去打RAG,去送死吗?”情到深处竟然流下了几滴眼泪。
女人啊,实在是可怕......
我再抬起头来时,发现东家已经走了,而桌子上的定金却留了下来。
收拾了弓,我搭上了去幽暗城的飞艇。
我叫晴天的扑通,有人也叫我扑通
我是个赏金猎人,是个杀人的人
很多年前,有个人对我说,如果有天有人要杀雨天咆哮,记得通知他
他叫爱盗,住在希斯布莱尔德


------爱盗------
爱盗是个亡灵盗贼
以前雨天咆哮手下的最厉害的盗贼
那还是很多年前。。。。
2团MC
老一
雨天咆哮大喊:恶魔之心XX....塞纳里奥XX.......要的M我,15秒后结束
老二
雨天咆哮大喊:巨兽之王XX....恶魔之心XX.......要的M我,15秒后结束
老三
雨天咆哮大喊:恶魔之心XX....大地之怒XX.......要的M我,15秒后结束
老四
雨天咆哮大喊:哇哈哈哈,老子翻身了,终于没出恶心套了!在众人急切的目光里,雨天咆哮大喊:塞纳里奥XX×2
。。。。。。。。
。。。。。。。。
如此这般多年,当我分解第一件巨兽时
爱盗悄悄的说:靠,咆哮真TMD黑,两个月了,整整两个月了,一件盗贼装备都没出。再这样下去,非出人命不可!
危急关头
雨天咆哮大喊:夜幕杀手护腕,要的M我,15秒后结束。
。。。。。。。
当我穿上一套巨兽时,爱盗拿到了第3件夜幕,终于出了属性。那一夜,他哭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缘未到伤心处......但我知道,那是激动的泪水
当我分解完一套巨兽时,爱盗告诉我,N次老4后,他拿到了全会第一把血腥撕裂者....
五年后
爱盗悄悄的说:[迅影衣服]我终于只差一件了!~哦也
又过了七年
这七年里,我为了寻找一样东西,走遍了艾泽拉斯大陆,没有再回到奥格瑞玛,没有和爱盗有过联系。当我再一次见到爱盗的时候,他已经没了当初的雄心壮志,取而带之的是一种消沉一种我熟悉的神情。
爱盗:“我想杀了他。”
我问道:“谁?”
“雨天咆哮!”这四个字他说得斩钉截铁
我看了看他的衣服,没有说话
现在,他坐在我面前,两眼无神地看着窗外那些早已枯死的草木。
“爱盗,我是来告诉你个消息的,估计你会感兴趣。”
他有气无力的说道:“说来听听。”我环顾四壁,那把曾经被爱盗视如生命的血腥撕裂者倒在一边,剑刃早已经被灰尘布满。
“我要去杀雨天咆哮。”
听见雨天咆哮四个字,爱盗的眼里顿时恢复了往昔的神采。
“我要跟你一起去。”他几乎是带着乞求口吻说道
“你为什么要想杀他?他可是你曾经的老大。”
爱盗指了指他的衣服:“[讯影胸甲],十六年,整整等了我十六年还是没见过夜幕衣服是啥样。2团被他黑得删号不玩的人太多了,与其让他黑我,不如先下手为强。”
我哑然半响。摇了摇头,故意说道:“不行,原本我以为你还是以往那个高手,看看现在的你,跟一只死猫又什么分别?我需要的是得力的助手,不是要拖后腿的残废。”
爱盗冷笑道:“是吗?转过身!”
我一转身,便听见后面数声快响
“几刀?”
“四刀。”我答到
“回头看。”
地上一根绳子断成了六截。五刀
我大笑:“好,好!”
爱盗哼了一声,并不理会,缓缓的收刀入鞘,抓起桌上的杯子一饮而尽。



---------------雨天咆哮---------------
一柄剑,没人知道它的锋利,只能留下一个故事
一双手,没人知道它有多黑,只能留下一个传说
关于雨天咆哮有很多传说,其中足以用数万字来歌颂的,只有他的那双手!
被他黑过的BOSS不计其数,被他糟蹋过的尸体数不胜数,凡是他走过的地方,空气中都带着一股衰气,凡是他去过的副本从此蓝紫绝迹。。。在全民高举X个代表伟大旗帜反黑反刷反外挂的今天,他竟然能顶住巨大的压力继续一路黑.....说好听点是一种勇气,一种执着,其实,说白了就是想咸鱼翻身,可是他这个身翻了十几年都没翻过来。



服里很多人刷战场,这帮刷子怎么劝都不听。在正义与荣誉间,有人站出来去跟那帮刷子谈判,刷子只说了一句话,只说了一句,从此江湖中谁再也没去打扰过他们刷战场。
刷子是这么说的:“要我们不刷,可以。只要雨天咆哮一趟MC下来,开出的装备有五件不分解,我们从此不提战场两个字!”



以前服里也有人用外挂,很猖獗,死不悔改的那种,GM都逮不到他证据。直到有一天,雨天咆哮吼到:“谁再用WG,让老子看到,老子就去他会里开尸一个月!!”
从此,外挂绝迹于杜隆坦。
很多人想杀了他,也有很多人舍不得他死
用部落同志的话来说,只要黑手一除,人民装备翻两翻
用联盟兄弟的话来说,只要黑手不死,部落副本进度永远在联盟之后
但真正了解咆哮,了解那双手的人只有一个
那个人叫晴天的扑通
那个人就是我
十九年前
宁神花开了三茬又谢了三茬。当雷霆崖上再次飘起宁神花的香味时,我看到了雨天咆哮。
宽阔的额头,宽阔的鼻,永远挺不直的背,那双瞳孔里闪烁着慑人的光芒。
“扑通,你真的要离开盘古?”
“是要离开,要离开很长一段时间。我要去寻找我失去的某些东西。幸好你回来得早,否则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向离开的人交代。”
雨天咆哮:“马上公会准备进行MC开荒了,我希望你留下来。”
我:“2团战斗力不强。”
“我会让它变强的。”
“咆哮,我知道你很厉害。但就算是一只老虎带领的三十九只羊也毕竟吃适合吃草。”
咆哮的眼中闪出一丝狡猾的笑意:“只要把羊饿上个三年五载,别说草,肉,就是石头他们都会啃。”
我抬起头,月亮不知道何时已经出来了,同时出现的还有阵阵的黑云。
我最后一次见咆哮,是在九年前,当时他已经是服里最有名的黑手
在奥格瑞玛城外,我大赞他的能力,毕竟带着三十九只羊啃下一个又一个骨头的老虎值得肯定。
咆哮淡淡的道:“不是我的能力,那是因为他们饿了。”
我沉思半晌,记住了他的话。
自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雨天咆哮




-----------------笨猪猪-----------------
这次的行动非同小可,我和爱盗决定找帮手。可是话说回来,服里想雨天咆哮死的人没有一万也有五千,可大家都只能想,不能做,也不敢做,就算豁出命去做,也未必成功。
我玩弄着手中的刀子,低声对爱盗说道:“我想来想去,只有一个人会加入我们,也信得过。”
爱盗反笑道:“你说的这个人,多半是个疯子。”
“他不是疯子。因为他比疯子更疯狂。”
苯猪猪也是个亡灵盗贼,技术高绝,意识一流,但他在很多公会的时间总待不长。
因为他有个不好的习惯
他的头随时都是望着天的
收留过他的会长们都曾说道,这个贼恃才傲物,太高傲了,谁都不放在眼里。笨猪猪对此只能一笑了之。
还好,这个世界上还有两个人容得下他这种臭脾气
一个是我,另外一个就是雨天咆哮
在我看来,他这种抬头望天的习惯多半是由于小时候某场变故落下的终身残疾,所以我看他的时候,总多了分怜缅和同情。后来,我带他进了盘古公会。
在咆哮看来,他这样抬着头不是高傲,而是一种仰视。
雨天咆哮就是被人仰视的人。
我把咆哮说这句话转告给苯猪猪后,他一言不发的低下了头,但他从此在咆哮面前,眼里永远有一份崇敬,一份感激。
这件事,爱盗也知道。所以他对笨猪猪很不放心。
“放心,笨猪猪是什么样的人,我清楚。”我苦笑了一下:“这次事成事败,注定有一个人肯定会死。”
爱盗问道:“笨猪猪?”
“是的。”
笨猪猪答应了我的请求,同意跟我们一起刺杀雨天咆哮。他只有一个条件,就是待他死后,把他的尸体葬于无尽之海深处。
“我很想知道海里到底有什么,活着的时候我不知道,希望死后能明白。”笨猪猪望着天空,淡淡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爱盗正在午睡。我本想回答,床上的爱盗开口了:“为什么你会出卖黑手咆哮?我是彻底对他死心,你呢?”
话音刚落,爱盗猛然从床上弹起,撕裂者赫然在手。
笨猪猪说道:“你就算信不过我,也要相信扑通。”
爱盗说道:“你要证明你自己,我才放心。否则,就算我相信你,我的匕首也不会相信。”
笨猪猪:“你要我怎么做?”
爱盗:“据说咆哮手下有个对他死心塌地的DPS战士随时保护?”
笨猪猪:“你离开2团太久了,那个人叫牛肉十元一斤。”
爱盗:“听说他很厉害。”
笨猪猪:“还行,能挡住我十刀。”
爱盗:“那你去杀了他。”
笨猪猪看了看我,见我默然的点了个头,遂对爱盗说道:“给我三天。”
爱盗:“两天。”
笨猪猪竖了竖衣领,走出了这个院子。
牛肉十元一斤是个牛头战士。
兽人以战死沙场为荣,作为牛头人,他座右铭是以精终报国为己任。所以他有很多朋友。。。。。
男人,总要有远大的志向。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我担心的人,无疑他就是其中之一,且不说他实力如何,单说他手里那把粪叉都能压死几个人。当然,那是指侏儒。
我甚至有些担心笨猪猪。不过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笨猪猪和牛肉十元一斤的决战被历史所铭记,成为广大部落同志反黑的典型,并被编进了教科书里,被后来历届开尸的黑手们学习,同时叹服咆哮的黑手。
笨猪猪找到牛肉十元一斤,道明了来意。
牛肉十元一斤的眼里闪过一丝恐惧,他清楚的知道笨猪猪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甚至比爱盗还强。
不过,牛肉十元一斤毕竟不是个卖友求生的人,他拎起了粪叉,准备用自己的血来证明对雨天咆哮的忠诚。
笨猪猪淡然道:“用不着,我给你个继续活下去的机会。”
牛肉十元一斤哼了一声,骂道:“我可不像你,为了点钱,把自己都卖了。”
笨猪猪对此毫不理会,继续说道:“我们来打个赌。你赢了,我走;你要是输了,从此不准再现身江湖。”
牛肉十元一斤奇道:“赌?什么赌博?”
笨猪猪:“明天会里MC,我跟你打赌,咆哮一件战士能用的装备都开不出来。”
牛肉十元一斤问道:“真..真的么?”
苯猪猪点了点头:“是真的。”
牛肉十元一斤:“那迅击,速射也算?”
笨猪猪:“连粪叉都算.”
牛肉十元一斤笑了。毕竟2团开过最多的装备就是粪叉,足以做到公会无论男女老幼,四百多口人,人手一把,有人甚至还达到了双持。



后来没人知道咆哮到底开了些什么,只知道2团有两个第一次去MC的术士跟小D完成了环保到全紫的逆天转变,而江湖中从此也再也没见过牛肉十元一斤。
笨猪猪出门后的第四天,我和爱盗喝了一天的酒。
爱盗:“已经四天了,看来笨猪猪骗了你,扑通,也许我们该换个地方了。”
我静了一阵,突然问道:“爱盗,你杀咆哮就是因为装备?这可不像当初一套讯影走江湖的你呀。”
爱盗看了看我,答道:“啊。怎么不是啦”
“你在骗我。”
爱盗面色一惊,反问道:“你杀咆哮又是因为什么?因为钱?不,做为猎人,天天刷大树会缺钱?”
“是的。现在大魔不值钱。出了书什么的,我也是拿去送人。”
“你在骗我。”
“噢?”
爱盗笑了:“呵呵,你是因为女人。”
我心里一紧,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你如何得知?”
“看得出来。”爱盗眼睛笑了:“因为我也是为了女人。”
我的确是因为一个女人
在我人生最低落的时候,一个亡灵牧师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从此,在TS上听她说话成了我生活的全部,为了她,我从一个小小的猎人变成了一名强大的猎手。当她托人要求我杀掉雨天咆哮的时候,我没有丝毫犹豫就点了头。
我正准备问爱盗的故事,门被推开了,来的不是笨猪猪,而是一个我从没见过的人。
那人送来了一封信就走了,信上面写着我的名字。
我细细看完这封信,压制着心里的情绪将它丢给了一旁的爱盗。
信的内容很短,只有几句话:我对不起咆哮,我出卖了他。我对不起你,我背叛了你。但我不能出卖自己的良心。
爱盗看完,叹了口气。我突然抬头看了看天,明明是鸟语花香的时节,我怎么会感觉到一股悲哀的气息。



。。。。。。
第二天,我和爱盗来到奥格瑞玛准备买点东西,却听见了一个消息:2团前盗贼高手笨猪猪于盘古工会会馆刺杀副会长兼2团团长雨天咆哮未遂,抹剑自尽。。。
爱盗听到这消息后骂道:“真是个白痴,死得这么没有价值。”
我几乎是在骂他:“你知道什么,这是笨猪猪用死在提醒我们,盘古的基地机关有多厉害,你离开盘古这么多年了,想他在盘古待了这么多年都中了那些旁门左道的暗算,估计他到死连咆哮面都没见到。你还准备在会馆里动手,我看你完全是找死。”
爱盗争辩道:“你怎么知道他是不是死在其他人手里?”
我吼道:“你TM认为有谁能在一个技能全开技术高超装备同样优秀的工程练金刺杀贼前撑得住十五秒?何况会馆地势狭长,能放风筝?多动动你的脑子!”
爱盗咬了咬牙,未做争辩,气得转过身去,他刚转过身,就看见了雨天咆哮。
我寻着他视线看过去,刚好雨天咆哮的目光也移到了这边,他看见了我,淡笑着点了个头,像是在说:“我等着你来,扑通。”我也点了下头,算是回答。他又笑了下,在众多随从的陪同中走进了银行。
就此,这个刺杀行动再无秘密可言。
“我们现在去哪里?”爱盗问道
“回去,养精蓄锐。”
“回去?刚才咆哮看见我们了。他好象知道我们有问题似的,我感觉他看我的时候仿佛像吃了我。”爱盗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带着一种恐惧。
我突然发现,爱盗变了,真的变了,以前那个天不怕地不怕,走南闯北的优秀盗贼已经永远消失了。
唉,女人
我仔细考虑了下,也决定换个地方。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们都在不停的躲藏,同时也在等待时机。
我惊讶的发现,我答应东家一个月的期限已不足五天。




--------------没有结局的结局----------------
爱盗今天很早就出门了,打扮得很帅气,临走时脸上竟然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他说他要去见那个女人。我等了他快到中午都没回来。东家却突然约我见面。
还是那迷死人的声音,那扑朔迷离的眼神:“雨天咆哮将于三天后带队前往ZUG,随行的大都是2团新到60的会员。你的机会来了。”
“你到底是谁?”我问道。
“事成之后你就知道了,如果你有命活着的话。”她说完就走了,声音远远的传来:“猎人,不要让我失望。”
我回到藏身之所时发现爱盗还没有回来。我想了想,来到了塔纳利斯的时光穴,我第一次见到爱盗的地方。
爱盗坐在山顶上,呆呆的看着那紧闭的大门。我悄悄来到他的身后,竟然感到一阵寒意。
“扑通,你说时光会不会停留在我们想要的任何一个阶段?”爱盗突然开口了
“不知道,这些问题是BLZ解决的,我们想也没用。”
我笑了:“你终于恢复如往昔了。”
爱盗哼了一声:“这里面就是时光穴,据说会让人回到过去或是未来。如果给你一个机会,你会回到哪里?”
我楞了,这么多年来要么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然后就花天酒地;要么一直在追寻那已经不存在的爱情。从未给自己好好打算。
我想了很多,但思绪却停在了白雪皑皑的冬泉谷,那冷艳的亡灵牧师......心里一阵疼,我禁止我再想下去。
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全身紫装又有何用?技术再强又有何用?不能与在乎的人一起分享,是最大的痛苦。
爱盗看着我的样子,说道:“勾起心事了吧。我只想时间过得快些。早日了结一桩心事。”
“关于咆哮?”
“恩。”
我叹了口气,说道:“爱盗,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2团动力这么大?”
“为何。”
“就是因为黑手。黑手每次都开不出装备,所以每次大家都有激情去不断挑战,不会对那些已经打烂的副本产生厌恶,永远有一种希望,一种动力刺激着大家不停前进。如果你装备全了,还会去吗?”
“放屁!”爱盗怒骂一声,策马远去。
两天后
ZUG副本附近,我和爱盗埋伏在路边。静静的等待猎物的前来。
来了,二十多个人,前面为首的战士就是我们的目标,雨天咆哮。
我的箭已经瞄准的他的命门,只要我高兴,我随时能送他上黄泉。
但我突然看见他旁边一个跟他卿卿我我不停说话的女人,我的东家,那个有着勾魂夺魄之能的女人。
我回过头发现爱盗也在看着那个女人,他眼神中自然的流露出一种迷恋,一种凄婉。刹那间,我全明白了。
‘砰’箭已离弦,但我故意偏了三分。
一声惊呼,伴随着爱盗的跃起,雨天咆哮旁边一个法师落马而死。我刹那间连出三箭,又倒了三人。
“有刺客!保护大人。”一群人叫嚣着冲了过来,爱盗怒喝一声,杀入了人群,他所到之处就有人倒下,
但自己也是伤痕累累。一个牧师向我冲来,我的东家,她的眼神是在询问:为什么没射中咆哮?
我只能报以苦笑,猎豹,震荡,假死,陷阱。我冲进人群拉出了半死的爱盗。
亡命的逃跑,终于甩开了他们,但我受伤很重,估计活不过今天了。
“你真的非杀咆哮不可?”我喘息着问爱盗,血不住的从我两肋渗出
“是的。”爱盗红着眼说到
“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不,还有机会,因为这事是你主持的。”爱盗突然看着我
“呵,希望你能解脱,替我找到她,告诉她,我对不起她,希望她原谅。”
“你的话说完了吗?”
“爱盗,记住,就算死了一个黑手,还有第二个黑手,第三个第四个。黑手的存在有他的价值!好了,动手吧。”
爱盗的匕首切断我头颅的时候,我刹那间明白了很多事...很多..很多



盘古公会 会馆



“报告,爱盗携晴天的扑通头颅前来请罪。”
“传!”
。。。。
当奥格瑞玛再此挂起黑龙头的时候,爱盗凭借一颗兽人的头颅和过人的机敏重新得到了雨天咆哮的重视和信任。
MC,盘古公会有了爱盗加盟,进展得异常顺利,虽然一直黑手,但比起ZUG来,已经好了不少。
两年后,RAG死于爱盗之手,雨天咆哮提拔爱盗为公会BWL负责人,并决定为他摆一席庆功宴。
喜庆的节日,人们总是特别能喝,也特别能醉。
雨天咆哮醉了,醉得很厉害。爱盗连忙吩咐下人把他送回房休息。
当晚,爱盗来到咆哮床前,腰间匕首闪着精灿的寒光。
“怎么,要动手了吗?”咆哮突然问道
“你知道?”
“从你带回扑通人头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只是你晚了两年”
“你还有什么话说?”
“爱盗,你知道公会存在的一个秘诀吗?就是不要开出好的装备,那样,大家才会有兴趣继续奋斗。等一个黑手黑到一种极限的时候,自然会有人让他死去来缓解公会激化的矛盾。我死了,还会有第二个黑手,然后是第三个,第四个。。。还有,我从没喜欢过她,她也没喜欢过我。噢,只希望我的死能减轻你的痛苦。”
爱盗无话,扑通临终的遗言仿佛响在耳边。。。。
他犹豫着举起了匕首....
“报告会长,副会长雨天咆哮被爱盗刺杀于房内,爱盗自刎而死。”
浪漫一生平静的让人出奇,问旁边一个牧师:“咆哮死了,下个黑锅谁来背?”
勾魂夺魄的声音再次响起:“随便你安排个人吧。反正我是不想当的。但如果没黑手,哪来得一次又一次的胜利?”
二人对视,大笑不停
(全文完)




作者: 浪漫快乐
免责声明:Mz99.com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和证实其描述.
无相关文章!